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洛城歌者-音乐制作

芝加哥中国之星媒体集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是90出道的音乐制作人。你听到我的制作了吗?虽然我在海外但是对于网络世界来说我们近在咫尺呀!没有什么不能做的。如果需要就和我联系吧。

文章分类

痛!  

2008-11-15 09:46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写给红颜未知己

一句不经意的玩笑,成就了这篇文章。

那一日,时值隆冬,茶社里我们倚窗而坐,互视良久。

午后的斜阳透过落地窗懒懒的洒在身上,使人萌生困意,有点慵懒,有点迷离。贪婪的享受着平日里少有的惬意,静谧与安详。谁都不想说话,无意打破它。茶水里飘起的香气和冉冉升起的水汽汇合着袅袅弥漫的烟雾,把这几平米围在垓中。空气有点湿润,心思有点散漫......

是啊,人不经常在这种状态中吗?哲人曰:人们的心思有时像朝雾一样散漫,有时又像暮云一样凝重。透过雾霭,对面的她有点像神女峰端庄又神秘,咫尺又天涯,如同雾里看花,如梦如幻,又如同月夜看山,错落有致……偎在沙发里的她,绾起秀发,一会儿望望窗外的云,一会儿望望对面的我,直觉告诉我,她看云时很近,看我时却很远……背景音乐里不知飘来谁的伤感……

“我的爱像一片云,在你的天空无处停……”品着香茗,喝着麦斯维尔,吐着烟圈,呷着香槟,再晒着冬日暖阳,好一幅都市中人休闲图,在这喧嚣浮躁的城市里,难得有这份心情,这份享受,这是上天的恩赐。看着绿叶在杯中上下翻落,再也不愿开口了。

这不很好吗,茶社不就是让人忙中偷闲,闹中取静的地方吗。世界上有听不见的声音吗?有!那是心语。其实我们在交流。一个眼神,一个表情,都能读懂,毋庸赘言,无须废话,在梦幻里,大家逃离现实,寻一片净土,正所谓“浮生偷得半日闲,得与佳人相对坐”。

过了这片刻,出了这茶社,又都是红尘中人,为了生存,忙忙碌碌,四处奔波,为了生存质量,商海里博弈,也会伤痕累累……我们过劳的芸芸众生啊,就像那蜜蜂“采得百花酿成蜜,为谁辛苦为谁忙”,何不趁着闲暇,善待自己一把,爱自己一回呢?

从茶社出来,已是傍晚时分,阴霾的天空四处飘散着尘埃,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而降,南京简直像一座大工地。雨,虽能净化空气,但明天呢?……感谢天公作美,她打开伞,我接过来,她钻了进来。第一次挨得这么近,似乎闻到了鼻息声和只有她身上才特有的香味(她只用一种牌子的香水)。

我们穿行在1912湿漉漉的街边,徜徉在民国建筑群里。

我调皮地对她说“闻香识女人啊”,她睃了我一眼,我有调侃道“离远点,别对我这么好,我会写你的”。她嗔目叱之:你敢。

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要分手了,真是遗憾,心中悻悻道:咋这1912就这么小呢,就这样走下去,走到香港,走到巴黎圣母院该多好……真是愁人嗟夜长,“情人”叹路短……

过了很长一段时间,她打来电话,质疑我:“为什么选在那天去1912?是不是早有预谋或是阴谋?”

我一头雾水,使劲地想才想起那天正是西方的“情人节”,真是误打误撞地赶巧了。我是那种率真率性,随心随欲的人,还真没有那么多心计,就算是有什么“谋”,也是“阳谋”吧。这一天总不能冬眠吧,商家不营业,地球停转了,空气凝固了,钟摆静止了,这一天跳不过去。可我又不懂了,为何只在这一天,人们才在匆忙中想起浪漫,想起玫瑰,想起情调,想起相拥相吻,能不能倒置一下,除却这一天,364天在心中都是“情人节”呢?

她在大学里工作,音色甜美,不大的客厅里经常高朋满座。又有一手好厨艺,引得朋友们啧啧称奇。衣柜里挂满外贸休闲店淘来的职业女装,客厅和卧室里点缀着各种花卉,正应了那句“室雅何须大,花香不在多”,其实她本身就是一朵奇葩。四季的各种套装、裙装、职业装在她身上总能穿出亮色,又能穿出万种风情。这房、这人,真是“一滢之水,有江湖万里之情啊”。

我们经常会谈文论道。一番唇枪舌剑之后,平分秋色,她不赢我不输。偶尔也会去踏雪赏梅。在暗香浮动的梅海里迎着飘飘洒洒的瑞雪,一时兴起,她自喻是梅花冰清玉洁,我自喻是雪花冷傲飘逸,殊不知我们又打了平手,有诗为证:梅须逊雪三分白,雪却输梅一段香。

其实最敬佩她曾经是我的一字之师。以她厚实的文学基础帮我改稿,商榷道“如果这样,是不是表现得更强烈更充分呢?”柔柔的声音不啻一声响雷,不服不行,遂伸出拇指:高,实在是高。

 

忽一日接到电话,她说想出国看儿子,或许不再回来!依然是声音柔柔,但我却如同炸雷,轰鸣久久……

喝着苦咖啡,客厅里飘来断断续续的嘶哑歌声:你说要远行,暗地里伤心……调暗了灯光,却点亮了惆怅,《雨霖霖》的词不断地撞击心头……此去经年,良辰美景应是虚设,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……《小重山》又在耳边响起:欲将心事付瑶琴,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。

古有伯牙摔琴谢知音,今有瑞庆焚稿谢红颜。

痛,痛彻心肺的痛。痛完了之后想想,其实生活就是离别与重逢的继续。何苦让它痛得没完呢。第二天路过画店,进去浏览。一幅夏日荷花图深深吸引了我,画前伫立良久,画中有诗: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溢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!这诗分明不就是写“她”吗!买吧,挂在家里,不买呢,无论她在哪里,“她”永远在心里。

通则不痛,痛则不通,其实痛与不痛,红颜知己与知音绅士,只隔一张纸,抽掉便理顺心顺,但这张“纸”什么时候能抽掉呢?其实早已抽掉了,是你不知。真正的意义不在于这张纸,而在于你心里有没有这张“纸”,心里有便有,心里无便无。

男人迷恋荡娃,却尊重淑女。

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曾说:为了品德眷念一个情人,总是一件很美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.1.3.凌晨3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唐瑞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通联  84192198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南京江宁区东郊小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街区32栋1单元101室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